<meter id="66616"><samp id="66616"></samp></meter>

          <address id="66616"><font id="66616"></font></address>

          <address id="66616"><font id="66616"></font></address>
          <cite id="66616"><del id="66616"><pre id="66616"></pre></del></cite>

          站內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校報精粹

          【財大人】在命運的荊棘中手握星光

          -----記云南省巾幗建功標兵、我校商學院趙金蕊老師
          2019-11-24 來源:《云南財經大學報》第406期 作者:云財記者團 丁紫怡 苗玉薪/文


              “沒有沮喪,沒有絕望。”談及當初得知自己身患癌癥時的感受,商學院趙金蕊老師十分平靜,“我的家庭教育磨煉了我強大的內心。”2010 4月, 趙金蕊老師突然患上鼻咽癌并已擴散至頸部淋巴細胞,從此開始了漫長的治療過程。

              很多人驚嘆,她年紀輕輕,面對癌癥竟能有如此心態。她說,“人生中會有很多意外,輕易就能奪走你的生命,這是我們沒有辦法控制的。”今年,與癌癥頑強抗爭了九個年頭的趙金蕊老師以其感人至深的優秀表現,被云南省婦女聯合會授予“云南省巾幗建功標兵” 稱號。本期,請跟隨記者的腳步,走近這位在充滿波折的命運里以深情的姿態向生命致敬的人。




          直面命運,不卑不亢


              剛確診時,趙金蕊老師的身體狀況非常不樂觀,醫院立即執行了全面清掃手術,而后因無法確定精準位置,只能采取大范圍放療的治療方式??紤]到臨時更換指導教師會影響學生順利畢業, 她選擇在昆明做手術和放療,一邊休養一邊堅持完成了對 15名本科生的畢業論文指導。因為不方便常待學校,學生們便來到醫院,守在病床前聽趙老師的講授。持續的高強度治療導致她失去了發聲能力,但她仍采用郵件、短信、筆記等多種方式完成了對學生的指導。
              2010 7月,趙金蕊老師的病情出現急劇惡化,一夜之間,癌細胞迅速擴散,致十根肋骨斷裂,也讓她徹底無法站立,只能臥床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化療。這期間,她并未灰心喪氣。除了家人的支撐和朋友的關心,云南省總工會, 校工會,各級領導和同事們,也在危難的時候給予了她經濟上的有力支持和工作上的幫助。最終,趙金蕊堅強地挨過了彌散性骨轉移的各種疼痛與折磨。
              2011 3月, 化療治療結束后, 趙金蕊老師在主治醫生的鼓勵下,接受了邊工作邊治療的醫治方案,重新回到三尺講臺,全面恢復所有教學科研工作。“醫生非常理性地分析我的情況,與我討論未來。” 趙金蕊深知,接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過這個坎很難,但她必須這么做,她還有家庭,有寶貴的人生。即使臥病在床,她也堅持學習專業知識,探求更好的教學方法,思考新的教育理念。
              “趙金蕊老師非常堅強,在身患重病的情況下仍然能保持樂觀心態,熱愛生活,這是很不容易的。”商學院黨委副書記王敏如是評價。她說,趙金蕊老師回歸講臺后,即便身體狀況不佳,也幾乎沒有影響到教學工作。學院組織開展的教研活動、教學培訓或交流會,她都會主動參加,以提升個人能力。“我從未感到趙金蕊老師因身體原因而在工作上有絲毫松懈,她甚至做得比很多人更多。”
              在2012年至2016年集中醫治四種嚴重的并發癥期間,趙金蕊老師每學年都滿額甚至超額完成崗位職責要求的教學工作量,在CSSCI發表學術論文4篇, 在經濟科學出版社出版了重要學術專著《中國居民消費的影響因素及其經濟增長效應研究》,出版教材 1部,參編教材 1部,參與國家級課題 2項,省級課題 1項,4 次獲得“科學研究成果獎”, 2 次獲得“優秀指導教師”獎。指導的學生中,有 2 組在“挑戰杯”競賽中獲得省級獎項、3 組獲得校級獎項,1 組完成 SRTP 項目,所指導的畢業論文有4 篇被評為優秀畢業論文,2 名本科生在她的帶領下做科研并公開發表學術論文。此外,她還積極參加學院會務、國內學術會議、研究生招生和答辯以及各種集體活動,并于 2014 年順利完成博士階段的學習,獲得了經濟學博士學位。

          磨難之中,溫暖包圍


              不僅是人民教師,趙金蕊老師在家庭中還身兼母親、妻子、女兒三種角色, 其間的平衡非常重要但也非常不易。“寬容”“理解”“責任心”便是她認為解決現實問題的最佳辦法。
              趙老師的丈夫是軍人,無法時時守護在患病的妻子身邊,但他總是竭盡所能去照顧她,所有的緊要關頭他都是趙老師最堅強的依靠。做手術的時候,將她送進手術室;做化療的時候,幫她把頭發剃光,陪著她微笑面對。“有一次, 因為醫生沒有控制好止疼針的劑量,導致我遭遇生命危險,恰好他來醫院看我,才把我救回來。”彌散性骨轉移導致十根肋骨斷裂的時候,是丈夫第一時間把她背到醫院,到處求醫、做檢查。事務繁忙的時候,丈夫總是背著行囊匆匆趕到醫院,簽字陪伴……“我很感謝他。”趙老師說,對于丈夫的工作,她也給予了最大的支持與肯定,“我們能安穩地生活,是因為有他們的堅守。” 夫妻之間的包容與扶持或許就是愛的根本意義。
              趙金蕊老師的兒子貝貝在她查出患病時只有兩歲,被提前送進了幼兒園。課余時間,趙老師都將他帶在身邊,因為同時要兼顧自己的博士學業,必須書不離身,邊就醫邊學習,貝貝就在醫院里陪媽媽度過了在病床上的一天又一天,一熬就是四年。
              要說我生命中的一大福分,應該就是我有一個善良懂事的孩子。”趙金蕊說。給醫院的病人派發糖果希望能減輕他們的痛苦;讓媽媽早點休息,自己來幫媽媽、幫別的病人守著換吊瓶;發燒打針也不掉眼淚,因為他知道這遠遠比不上媽媽所承受的病痛……當時病房里有一個7歲的小男孩,腦門上長了腫瘤, 痛苦使他幾乎全天都在哭喊。趙老師希望兒子能給哥哥送去溫暖,幫助他渡過難關。第二天,貝貝把自己最心愛的也是家里唯一的一個奧特曼玩具送給了這個哥哥,還不停地與他說笑、給他剝糖吃……小男孩那天終于沒有掉眼淚,堅持把化療的針打完了,他的母親和趙金蕊老師在一旁都難忍落淚。“和他講道理遠不如讓他自己去經歷。”兒子的成長給了趙金蕊老師莫大的欣慰,也是支撐她走下去的強大力量。
              在讀博前,趙金蕊老師就已將博士期間需要完成的學術研究與文章撰寫都準備好了,博士論文第一稿是非常具有學術創見性的研究,但是導師要求她調整為宏觀經濟方向,這幾乎推翻了她此前的努力。“醫病從沒有讓我掉過眼淚,這件事情才真的讓我痛哭流涕。而就在我近乎崩潰、坐在床角哭的時候,是貝貝第一個沖過來安慰我:‘媽媽不哭, 媽媽歷盡艱辛,天天熬夜,看那么多書, 寫出那么多好文章,怎么會不行呢?老師這樣做也許是因為你病了,希望你慢慢來,晚點畢業。’”兒子溫柔的鼓勵像一顆救命稻草將趙金蕊老師從崩潰邊緣拉了回來。
              “磨難中能見真情,許多家庭遇到這種事,離的離,走的走。但我們一家三口在我患病后也一如既往地幸福。境遇或許是悲涼的,但慶幸我的家庭是溫暖的。”就是因為這份難得的溫暖,趙老師的家庭在 2013 年被云南省總工會評為“五好和諧家庭”。
              回顧自己的成長經歷,趙金蕊老師感觸頗深,她強大的意志力是在磨礪中成長的,也是在父愛中參透的。她的父親是云南省勞動模范,作為一名領導干部,他對貧苦家庭的關懷甚至超過了對自己家的照顧。父親用行動教給身邊人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他退休后被返聘,甚至在病重吐血的狀況下仍堅持工作,最后也是在工作臺上倒下的。
              趙金蕊老師的姐姐 13歲以高分考取外地學校,便離家求學。那時恰逢母親病危,需要 24小時陪護,重擔都壓在了趙金蕊老師的身上。這段經歷磨礪了她獨立堅強的意志,練就了她強大的心理,也讓她參透了許多道理,這些在她面對重癥時都有了體現。
              父親第二次腦溢血發作導致半身不遂,卻用顫抖的不受控制的雙手,完成了自傳的撰寫,這也成為而后趙金蕊老師帶病在職讀博的有力精神支撐。“獨立、堅強、有擔當、有愛心。”這就是父親身體力行教給趙金蕊老師的人生信條。
              2005年,趙金蕊老師的父親去世。“雖然父親已去世多年,但他的精神在我的心中永存。”趙金蕊說,父親碌碌一生、透支自我的做法曾讓她無法理解, “但現在我明白了,人活著是要追求價值和實現自我的,不只是膚淺的吃飽穿暖,更要讓人生變得有意義。”

          心系教育,師者情懷


              談到對未來的期待,趙金蕊老師希望自己做一個真正的“師者”。拒絕以每天到點上下課為始終的流程式教學,有沒有做到教書育人、言傳身授,在她看來是每一位教師都應認真思考的問題。

              2018年,趙金蕊老師參加了昆明消防指揮學校的督導工作,并在作為代表發言時提出意見,“一定要將神圣的職業使命感貫徹于教學之中,先把責任心、使命感的建設做好,再在這個基礎上去要求專業知識。”在她看來,教育為的就是激發學生內在的潛能,學生接受高等教育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修身”, 提高個人素養。“一個人怎樣都能走過人生,但人與人之間層次、格局的差別是很大的。”在兒子成長過程中,她也深得體會,“三觀的塑造是最重要的, 要想把教育做強大,就要把心和思想打開,把境界與格局打開。”
              始終將“先做人,再做學問”放在教育的首要位置,趙金蕊老師的教育理念與方式也深得學生喜愛。“剛知道趙老師的病癥如此嚴重時,我很驚訝,因為她對教學、科研的要求絲毫沒有因此降低,始終精益求精。”會計學院注會 10-2班李可航同學說,趙老師的言行舉止傳遞給學生的始終是一種嚴謹認真、積極向上的態度。“去年我回云南時約趙老師見面,她當時正在中華職業學院上課,聽說我遠道而來,一下課就帶著貝貝趕回來,我特別感動。見到趙老師精神不錯,身體也有了好轉,我感到很開心。”
              “趙老師會從各個角度進行舉例, 解答學生的提問,我每次聽她的講解都很受啟發。課外她也會和學生親切交流, 因為我是外地人,她會向我介紹昆明周邊一些值得去的地方。我周圍很多同學除了向趙老師請教學習問題外,也愛找她聊生活。”商學院市場營銷 1803班碩士研究生李婧說。
          原工商管理學院市專 08-1班李冉同學說,“我的趙老師是一位堅韌而執著的女性,她不畏艱難,刻苦鉆研, 每天都在為成為更優秀的自己而奮斗, 是一位真真正正為學生無私奉獻的好老師。”在她眼里,趙老師教學能力出眾,備課充分,不需要書本的輔助, 就能將全書知識點貫穿整堂課,而且通俗易懂,“對于一個我這樣記憶力差的學生來說,一堂課下來能記住大部分內容。”
              畢業后的李冉還保持著給趙老師發郵件的習慣,“一封封郵件陪伴著初入職場的我,她聽我的牢騷、抱怨及迷茫, 給我鼓勵、安慰和幫助,雖然總是彼此掛念,但一封充滿溫度的郵件讓我們知道彼此都好好的,就甚是欣慰。”李冉邁入婚姻殿堂時,趙老師全家去參加婚禮,貝貝還當了花童。“那時的她看起來因生病依然寡瘦,交談中聽到她說還是喜歡當老師的踏實感覺,就繼續回學校教書了。其實我知道,這是因為她的心依然牽掛學生,她依然希望能傳道授業。”除了教書育人,趙金蕊老師還希望能夠堅持做更多社會工作,關注更多重癥患者,幫助他們進行心理建設。作為過來人,她明白重癥患者身體與精神上的痛苦,來自內心深處強烈的共情力與責任感促使她想要去擔當這樣的角色, 給予更多人溫暖。
              近年來,趙金蕊老師的身體狀況已有好轉,丈夫轉業后也為她分擔了很多壓力。當下貝貝面臨小升初,作為母親, 她會抽出更多的時間輔導貝貝的功課、陪伴他,再加上繁忙的工作,趙金蕊老師幾乎每晚都在 12點以后才能休息。到了周末,她會帶孩子回去看望老人, 幫他們備齊生活用品。對于重癥病人來說,平凡生活中的點滴瑣碎或許都是難得的確幸。
              面對充滿波折的命運,凡人只能選擇直面。沒有被病痛打倒,足以證明趙金蕊老師內心的強大。命運或許是不公的,但每一個生命的價值他人無法定義也無法衡量,只有摸爬滾打、披荊斬棘才能手握星光。她,做到了。    

          閱讀次數: 更多 0

          牛彩官网